一個字不留

看到一個寫作的教學廣告,一個作者現身說法鼓勵大家來寫作。

她的方式很特別,就是說每個人都有故事,寫作就是說自己的故事。這句話深深打動了我。

我也喜歡寫作,我也常拉人一起寫作。但我都拉不到人,所以都一個人孤單的寫,然後幾乎自己也無疾而終。想到才寫,而且每次間隔長則幾年,短則幾日。實在是效果不佳。

但我實在很想寫,只是我常常熱火不能持續。之前寫的小說也都沒下文了。

我想說,在廣告中的一句話提到,你的故事誰在乎呢,會不會根本沒人想聽呢?我沒聽到作者在影片中的回答,但可以肯定的是,故事人人愛聽,重點在如何寫得精彩,而這就是作者要傳授之處吧。相信這也是許多門外漢想學的重點之一。

但別擔心啦,像艾倫狄波頓不也寫出了他的愛情故事當大學畢業論文呢。而且真的很精彩。故事其實對艾倫一點都不光彩,因為故事裡的他被戴綠帽,而且被甩了,相信這對他一點都不好過,但他把它寫了出來,而且還加入他自己分析的哲理供讀者思考。這樣的一場戀愛,可說一點都沒有白談,這樣的人生經歷也給自己提供了最佳的經驗及反思,下一次談戀時,我應該怎麼做比較好呢?

寫吧,有心想寫的朋友,我們一起寫我們的人生故事,寫我們的愛恨情仇。一個字都不留。

Advertisements

期末盤點

 

學期快結束了,又完成了一個學習的里程碑,雖然不知道真正學到了什麼。

但是這學期的課真的很操,報告加簡報一堆;而且不是單兵作業就可完成,需要一個TEAM合作,大家討論集思廣義共同合作才能完成。哇累,真的很累。

從學期初一直忙到現在也還沒結束,還有很多重量級報告要完成。更不用說我還擔任班代職務,這職務也是懞懂中接下來的。我甚至不知班代要做什麼,就是接了。然後這學期也的確很神奇,就因為接了之後,工作只能做一半,然後又得罪班上的一些人,然後又害小老師操到不行,然後我自己也搞得很累。然後,我終於快要能夠喘口氣了,因為這學期的最後一次上課就是在下周了。

雖說六月是分手的季節、是道再見的季節,會讓人感傷到不行,但我由於忙過頭,忘記憂傷,沒時間灑下淚珠,只是麻痺的度日,因為趕功課趕到手都發麻了。

不行,事情要看光明面。我應該要說,經過這學期的操練,我的學識又增加了,我的口條更好了,我上台的次數增多了,因此我比以前更能侃侃而談。我與同學更加認識彼此,我由於參加更多旅遊活動,與同學變成更好的摯友,我也由於與同學做功課共患難,因此培養了革命情感。我也因為跟老師們有更多時間的相處,而能感受到大師的學識及精神更令人欽佩的一面。

經過了這段日子的洗禮,我也更加成熟了,更能看清事情,更有耐心,人際相處中更能多一份體諒。我希望日子過了我不只賺到年歲的增長,還能有知己的累積,學識的擴展,眼光也能更悠遠一些。

不再汲汲營營小錢小利,而能往人生的更大意義去挖掘,不爭眼前的是非,而的是國家高度的大是大非。我已行走在路上,我期盼認識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們大家一起努力把自己的學問逐日累積起來,把友情煉的更精淬,把家園經營得更美好,不僅心中有小我,也時時能不忘大我,把所學貢獻出來,才能嘉惠自己並造福周圍。

 

 

The Miss Right for My Colleague

Due to the contents might have a little familiar with last time, so I decided to use different language to express the story.

The location of the story is same with last time I wrote here, that title was about an attitude, this time I am going to write another colleague, which is kind of interested in my view, so I think it’s a great chance to tell the story. I hope it’s ok so far with you guys.

The guy in my company named sea and mountain peak(I translated from the meaning directly). He is kind of my age, but still remain single, and so willing to have a girl friend and raising a fmaily. And as I know he has a girl friend then, and really in love with each other, I am happy for him too. The things is even we just met in the first time, but we talk like an old friend, he didn’t think that I am a stranger to him, he tell almost his semi life story to me.

By the way, he is a Taiwanese, from PingDong, as you know working in a foreign country, leaving home for a thousand miles, that is kind of difficult to a person. So I can tell that he is lonely and willing to find the one in his life.

He told me that he used to be a teacher in a mainland high school, but only for a short term that is because he talk politics in the class and encourage the democracy to the students. One thing that he didn’t thought was that they recorded the whole process of the class, later the principal was called to meet him, and later on he was told that he might not so suitable in this school due to the principle of the board of directors was disagree the way he teach.

He left with a stranger thought. Though it’s not a news, but still happen on him, which really make him a little bit down. Later on, he is not willing to back to Taiwan then, as you know, if a traveler leave hometown without a glory achievement, we tend not to back. So he move on to here, cause my boss find him a very great talent, so he join this team. Till now.

He seems quit success now, one thing still lack for him is that: when will be the one come soon. I really hope that he can find his miss right right away.

心態attitude

P_20180421_133352.jpg日子過得像流水,想停也停不住。

當歲月來到五十的那一刻,那是很多話想說也說不出口,或說已多說無益了。

我在四十九有餘的某一天,來到了人生地不熟的上海。我的任務是交接新工作,把已經要離職的大陸員工的工作接回來台灣做。我因為開始上班了,所以一切都是新鮮的,一切也都要從頭來過。不論以前多輝煌,以前管多少人,以前掌控多少金額的流動,以前的人脈有多寬廣,一切從頭來過。

接新工作在近五十的年頭,的確心是有點危危顫顫的,因為唇白齒稀,也不知體力能不能勝任。還好,我有一項秘笈還沒放,那就是我愛英文的心還在。我還在學英文,我的天,我這把老骨頭還沒放棄英文呢!如今也因為這個堅持下來的心所獲得的些許英文能力,而能坐上新工作的這個位置——國際部業務。

我風塵樸樸的來到了貴寶地上海,想說不知會遇到什麼人事物,順與不順實難逆料,但是為了拿下這份工作,硬是拼了。

與我交接的這位大陸同仁,她叫海倫,是湖北師範大學的英語系畢業生,在公司已經五年了,其實已經很資深了,什麼原因離職我不清楚,但我和她有一天的同事緣,她給我的印象是很令人震攝的。

怎麼說震懾?八點上班她大姐九點半才來,手上還提著早餐,見到我說,再等我一下,吃完早餐我再跟你交接。這時候我除了傻笑還能說什麼。她說她重感冒,所以不要對著我講話,表示她還是很貼心的呀。問題是在交接工作時,因為還是得告訴我這個東西怎麼做,那個東西在哪個資料夾;只見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游標在螢幕上快速滑過,只能說真的是船過水無痕,我的眼球的流轉速度跟不上她的游標的飄移的速度。

耐心總會用完。我會用心的問這個怎麼弄,那個怎麼操作。但新人對上無心交接的舊人,真的是有點像傻子對上天才,問了也是白問。不要被笑蠢就很好了,要問出什麼真的很難。所以我這趟的任務可以說是失敗的。因為你無法叫一個不想交出東西的人給你你不知道的東西。

我索性不忙工作了,與她博感情,聊起天來。從談話中,我得知她已婚還沒生小孩,但已在計劃中。她也是師範大學的高材生,對教學有憧憬,卻一腳踩進貿易界,或許未來仍有機會回教育界也說不定。我跟她說妳還年輕很有機會。

我也跟她說,我現在也是學生哦,她嚇了好大一跳,就問我說,哦,那我應該還很年輕,她說,你應該是八三的吧。我也不知八三是指多大年紀,後來才知道她是說1983年。哦,那不就是七十二年次的嗎?我想了一想心裡暗爽,雖然她對我冷淡到了極點,不情願交接之心昭然若揭,但她倒是還有點佛心,竟然她眼裡映照出的我是如此年輕。我想了想也就原諒了她對我的不友善。

這一日與她的對話,說多不多,說少不少。雖然不得深交,但卻也激出些善意的火花。或許人生就是這樣,熟與不熟,有緣無緣,善意與否,全看一個人的轉念之間。

這一趟上海行,有收穫,有失落,很奇特,很有趣~

其實我想說的是,有志者事竟成。我相較於她,在年齡上職場應是歡迎她的多,而她又是名校英語系本科生,竟然好好的工作會無法持續。也或許是大陸的工作機會多,她不在乎眼前的這個工作機會。但對我這有點年紀的媽媽級人士來說,能有一個工作是幸福的,尤其是二度就業,要踏入業界需要機緣,需要機會。我的這份工作是從一個社會上看似頗有光環的人手中接手過來,我只能說態度決定一切,態度不對,再優秀的條件背景,一樣不具競爭力。

人的一生就這麼一遭,寫故事的機會就這麼一回。這一頁寫完了換下一頁,永遠沒有機會回頭去修改。用什麼角度寫下屬於自己人生的扉頁呢,唯心態而己~

the nervous

那種好像在懸崖邊緣的感覺好奇特,其實並不陌生。因為我只要有上台報告的機會,就是我PP挫的時節。下周有簡報課,因此我又有那種賓臨懸崖邊的恐懼感自內心升起。那種感覺真的很奇特,好像你知道有不好的事要發生,然後又避不掉,只能慢慢的靠近它,然後感覺它,然後,經歷它。事情就是這樣恐怖的經過。而且因為上研究所的關係,總有躲不掉的簡報課程。這種感覺為什麼會一直困擾著我。看著別人自自然然的說著自己的PPT內容,有些人一開始也不順,但似乎已刻服,而且已經慢慢變順暢了。我一直都還在之前很惶恐,之間很緊張,之後很沮喪的情緒中循環。到底我該怎麼把緊張或恐懼放在一邊,或說跟它好好相處,如敏雄老師所言呢?到底恐懼的面容是如何,為何我一直無法看透它呢?到底要怎麼跟恐懼相處?有什麼撇步嗎?

再看看吧。或許把功課好好復習,練習好口條或許就不會那麼緊張了。P_20180421_155643

有點像散文的功課

人在保安宮

那日午後,我在保安宮裡,人聲、誦經聲不絶於耳,我卻只聽到風的聲音,她在跟我說,好涼,對不?

祈求國泰民安風調雨順是我們庶民的日常心願。小的個人願望則不外乎財源滾滾、事業順利、學業進步、心想事成等等。心裡有事相求,當然是走進廟裡求神問卜,最直接且讓人安心。因為神會傾聽我們,不管最後願望如願與否,至少我們說出口了,接下來就是神明的事了。

我們小組去保安宮做作業,大家也就很投入的東看看西拍拍,這廂走走那廊瞧瞧,很是認真的去尋找這座廟宇的神奇與獨特之處。真恨不得走著走著,在轉彎處巧遇保生大帝,讓祂告訴我(們)到底今年會不會發?所想望的事會不會來臨?所困惑的事會不會迷惘煙消雲散?所擔心受怕的事會不會就轉瞬間不見踪影?

誰知啊!人生的事很難講的,愈說不信的人,愈會遇上。愈覺得不可能的事很可能就瞬間發生在眼前。所以我抱著如童稚的般的心,張大我的眼睛,很虔敬的投身在這個人聲鼎沸,煙霧裊裊的罩住整座廟宇不散去的空間裡。

由於正好有一團唸經人在誦經因此耳朵可以說一刻不得閒啊,很熱鬧,很吵鬧,卻很耐人尋味。

我想說的是廟很吵,但我心很靜,因為這次不會是頭腦空空的求神,而是為了功課來走走看看。能看到什麼就是什麼,這樣而已。我不用拿香對拜,跟神說我想變年輕變美麗(因為我已經有了)。把這個機會讓給別人。

我這次就純粹陶醉在宮廟裡,用純欣賞的態度,觀看建築、觀看人群,讀著別人的擔憂神情,感受他們的煩憂。屬於我個人的人事時地物,全然不重要了。因為我已無我,我也不為我。我讀眾生相,但願大家離苦得安樂。因為我捨不得大家難過,我也不忍見身邊人煩憂。如果真有神,何不讓大家都有錢,至少不必為錢煩惱;如果真有神,何不讓大家心想事成,至少不用為生活奔波,最近新聞報導意外事故多,讓人很是擔憂。如果……如果……如果真的能跟神明連上線的話,那該多好。

我當然沒有那福份啦。不過我們後來進了大廳堂聽陶笛演奏,是日本人特別組團前來表演。不但獻藝還捐錢給廟方,顯示日台友誼堅固,民間的交流也處處見佛心。

表演廳還有舒適的座椅及次氣可吹,在音樂的陪伴下,像極了在世外桃園般令人陶然。

人在廟裡,不儘然就是拜拜求神問事。也可以坐在樑柱旁吹吹風,聽聽廟裡的誦經聲,看看周圍庶民的眾生相。當然自己也是被觀看的對象。但何妨,反正人生就是你看我、我瞧你,然後我們就看對眼了,然後我們就認識了,然後我們就成為了家人,然後是we are the world.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想拜的人繼續拜吧。我已經擁有了一個美好的午後,待下次有緣再聚囉!P_20180428_151903.jpg